男子14歲成孤兒,如今好不容易熬到結婚,老婆生倆孩子:老大患癌,老二先天殘疾

田園牧哥 2021/01/12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这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情感空间,总有一个故事属于你。我是团团,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台灣健保制度完善,讓國人不用太擔心身體出況狀時,因為付不起醫療費而不敢就醫,不過在中國,每年有270萬癌症患者死亡,他們花掉了畢生70%以上的積蓄,占去了國家20%的衛生總費用。都說病來如山倒,有時候,倒的不止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家庭,在一個醫療體系根本不完善的國度裡,病,也等於恐懼、等於貧窮、等於全家崩潰!「有錢錢頂著,沒錢命頂著」已成為許多人得了重病卻沒錢醫治的無奈選擇。

~~~~~~~~~~~

"孩子的腫ㄌㄧㄡˊ又變大了,你們再不湊足醫療費,讓病情這樣反復,就失去最後治癒的機會了。"醫生又一次通知我。我的大兒子辰辰已經因為"非典型尤文肉ㄌㄧㄡˊ"在醫院治療快一年了,老家早產的小兒子手術錢也沒有著落,錢就是命,現在整個家已經負債累累,我們再也拿不出一分錢了。

圖為辰辰

我叫穀傳傑,家住山東省濟甯市章山村。在我3歲的時候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從此跟著奶奶討生活。14歲時,一直照顧我的奶奶也去世了,我變成了孤兒,沒錢讀書的我獨自外出打工把自己養大。

圖為谷傳傑夫婦和大兒子穀雨辰

我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家庭,直到我和馬麗晶結了婚。2019年1月12日,妻子生下了大兒子穀雨辰,接著很快又懷了二胎,可是從小兒子降生開始,一個又一個的厄運就接踵而至。

我妻子懷小兒子穀雨霖34周的時候突然羊水破裂,我們緊急叫了救護車。到醫院後醫生護士趕忙把媳婦推入了手術室。出來的時候就留下一句話:"孩子甲狀腺偏高,身體太弱了,隨時有生命危險,必須馬上進保溫箱。"我焦急地等在病房外,妻子和孩子都在病房內,不知道他們在裡面是什麼狀況,只能幹著急。好在妻子沒什麼大礙,孩子在保溫箱裡住了10天也終於撿回一條命。

圖為小兒子霖霖

在出保溫箱的時候,醫生告訴我們,孩子臀紋不對稱,可能以後學不會走路了,需要佩戴矯正帶矯正,後期可能還需要手術。我不甘心孩子生下來就註定做一輩子廢人,於是湊錢給霖霖戴上了矯正帶,每隔幾天就要抱著霖霖到醫院檢查。我怎麼也沒想到的是,從那以後,醫院就成了我們一家人的生活中心。2020年2月底,我們還在為小兒子去醫院複查的錢著急。我家1歲1個月的老大穀雨辰突然反|複流|鼻|血,止也止不住。我們把等待複查的小兒子託付給了親戚,抓緊去給老大拍了CT檢查。不曾想,除了小兒子,大兒子也開始了治病的旅程。

圖為穀傳傑的妻子和大兒子辰辰

醫生拿著CT檢查告訴我們,孩子的鼻腔裡長了東西,情況不太好,為了不耽誤治療,應該馬上轉到大一些的醫院。那之後,我們倆就帶著孩子不停地轉院,卻遲遲查不出病因。好多次在路上辰辰流鼻血,我就拿衛生紙和衣服捂著他的鼻子一直到醫院。辰辰攥著我和他媽媽的衣服撕心裂肺地哭,孩子還小,話也說不清,但我知道他疼。

圖為辰辰和媽媽

孩子流鼻血的症狀時不時就出現一次,好多醫生懷疑是惡性腫ㄌㄧㄡˊ,但又不能確定,讓我加急去北京看看。孩子的臉和脖子突然一天天變大,孩子媽媽哭著跟我說:"完了,如果是腫ㄌㄧㄡˊ,肯定擴散了。"我心裡一陣刺痛,眼淚不爭氣往下流,只能轉身擦了擦眼淚安慰媳婦:"現在還沒查出是什麼病呢,別自己嚇自己,我兒子福大命大,一定會好的。"

圖為辰辰

2020年4月15日,我們終於到了北京,可是那時候北京的醫院都不開放。辰辰的臉和脖子還在變腫,很快連頭也低不下了,我們只能找了家賓館住下,每天聯繫醫院收治辰辰。整整2個星期後,終於有醫院收治了辰辰。住院第二天,孩子就被確診為"非典型尤文肉ㄌㄧㄡˊ",當時我媳婦攥著那張單子,直接拽著醫生哭了起來,我看著自己懷裡的孩子,感覺喉嚨發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我們曾經設想過很多種可能,最壞的情況還是出現了。

圖為辰辰和媽媽

我們夫妻倆在家裡湊的錢已經全部花完,我只能給能說上話的親戚朋友都打了電話,借錢給孩子化療,但只堅持了四五個療程,還是因為沒錢被迫出院。出院時,回家的車票還是好心人給買的。我和媳婦在回家的火車上終於忍不住抱頭痛哭,辰辰伸出小手不斷拍打我們,想擦掉臉上的淚。

我是一個命運悲慘的人,小時候,爸爸和奶奶先後在我眼前病逝,無論我怎麼哭怎麼喊也無濟於事,他們還是都走了。現在辰辰病了,我心裡十分清楚,只要有錢就能治好他,而我卻無能為力。辰辰是個好孩子,我不是好爸爸。

圖為辰辰和媽媽

在北京化療後,辰辰臉上的腫ㄌㄧㄡˊ小了些,但回家沒幾天腫ㄌㄧㄡˊ突然變得更大了。因為呼吸困難,孩子哭鬧時都沒有了聲音。妻子每天催我借錢給孩子送回醫院,可我真的是借不到錢了,只能不斷地在網路上發佈資訊尋求好心人的説明。世上還是好人多,有很多熱心網友資助了我們,還幫助我們帶著孩子去了廣州中山腫ㄌㄧㄡˊ醫院。

圖為妻子馬麗晶正抱著辰辰等待檢查

6月7日,我們到廣州時,孩子已經因為臉上的腫ㄌㄧㄡˊ太大而發不出聲音來了,他想張嘴叫媽媽,也只能發出氣聲。在醫院化療幾次後,好心網友捐的錢很快就花光了,我實在沒有辦法,只能一邊不斷求著朋友借錢,一邊打零工給孩子湊治療費。籌來的錢根本供不上孩子的治療,辰辰的化療斷斷續續,病情也忽好忽壞。好幾次醫生把我叫到辦公室,嚴肅地告訴我,如果孩子的治療再斷斷續續,就會失去了最佳救治機會。

圖為馬麗晶抱著辰辰準備前往醫院

我兒子還不到兩歲,什麼都不懂,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離開,於是開始找更多的兼職更努力地工作,可賺來的錢也只是微乎其微。醫生說,辰辰還需要再做十幾次化療,想要徹底康復,後續還要做腫ㄌㄧㄡˊ切除手術、疝氣手術、口腔修復和氣管切開手術,術後再進行放療,這些費用加起來至少需要70多萬(約合新臺幣300萬)。

生了二胎後,我和他媽媽為了給兩個兒子治病,都沒了收入,70萬(約合新臺幣300萬)對於我們來說就是天文數字。作為父親,給兒子籌錢治病是我的義務,也是責任,可是現在我連辰辰化療的錢也籌不到了。

圖為辰辰和媽媽

11月初,我媳婦的姑姑給我打來電話,在家的小兒子矯正情況不太好,必須要做手術了。可眼下,我們必須先放棄老二的手術,因為他哥哥快沒命了。

為給辰辰治病,小兒子生下來就離開了我們,沒吃過幾天奶,身體虛弱的他突然發了高燒腹瀉不止,沒辦法,我只能把辰辰和他媽媽留在廣州,一個人趕回了家。到家後小兒子遲遲高燒不退,妻子哭著打來電話告訴我辰辰斷了治療腫ㄌㄧㄡˊ又變大了,那一刻我感覺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幸的男人,也是最無能的父親。

圖為辰辰和媽媽

小兒子離開我們的時間太久,現在已經不認識我了,又想到他可能永遠學不會走路,我的眼淚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流,我們一家虧欠這個孩子太多了。大兒子的生命危在旦夕,一停下化療腫ㄌㄧㄡˊ就又擴散,兩個孩子,我一個都沒保護好。

............................................................................................

希望大家幫忙集集氣,讓寶寶可以和正常孩子一樣健康長大!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我是体内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团团,持续为你带来优质文章。月亮不会奔你而来,但我可以!喜欢我,就点个关注再走呗: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