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曲折求子:懷孕3次都失敗,如今第4次終得一女,孩子出生就患6種疾病,危在旦夕

田園牧哥 2021/01/12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这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情感空间,总有一个故事属于你。我是团团,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台灣健保制度完善,讓國人不用太擔心身體出況狀時,因為付不起醫療費而不敢就醫,不過在中國,每年有270萬癌症患者死亡,他們花掉了畢生70%以上的積蓄,占去了國家20%的衛生總費用。都說病來如山倒,有時候,倒的不止一個人,而是一整個家庭,在一個醫療體系根本不完善的國度裡,病,也等於恐懼、等於貧窮、等於全家崩潰!「有錢錢頂著,沒錢命頂著」已成為許多人得了重病卻沒錢醫治的無奈選擇。

~~~~~~~~~~~~~

"媳婦,這個孩子咱們可能又要保不住了,孩子生下來就進了ICU,家裡已經掏空了,我真的沒辦法了。"我生下孩子第7天的時候,丈夫才告訴我這個消息,之前一直瞞著我。這是我第4次懷孕的孩子,前面3個全部意外流掉了。我做夢都想做一個媽媽,所以這個孩子是我全部的希望,無論付出什麼我都想要讓她活著。

圖為簡子會和女兒

我叫簡子會,丈夫武國家比我大6歲。婚後我們懷過3個孩子,都長成了人形,最後都流掉了。雖然日子也一天天過,但沒有孩子總讓我們覺得心裡有個疙瘩。

圖為簡子會夫婦

為能要個孩子,我和丈夫做了很多檢查和治療。2019年10月我又懷孕了,這一次我小心翼翼地呵護著肚子裡的孩子。因為胎心微弱,孩子32周的時候我就住進醫院,在清河縣中心醫院保胎,但是效果不好。2020年7月2日,我還是被迫提前|剖|腹|產,生下了女兒武藝昕。

女兒出生後的7天裡,丈夫一直告訴我:"醫生說孩子狀態很好,因為早產需要住幾天保溫箱,是個閨女,長得很像你。"雖然我一直沒有看到孩子,但心裡高興得很。那麼多的努力沒有白費,我終於有了自己的孩子。

圖為武藝昕

不曾想,在我生下孩子的第7天,丈夫還是瞞不住我了。"媳婦兒,對不起,咱們的孩子生下來就進了ICU,我怕你著急就瞞著你,醫生說不轉院就危險了。你|剖|腹|產|應該好好養傷,現在我真怕你還沒有看過她一眼,孩子就走了。"丈夫第一次在我面前哭得像個孩子,我情緒一下子崩潰了,想詢問點什麼,卻控制不住變成了哭腔:"你不是說孩子狀態很好嗎,為什麼現在危險了?"

圖為丈夫武國家

7月9日,我和丈夫把孩子轉到了河北省兒童醫院。醫生給出的檢查單顯示,孩子一共患有6種重疾:先天性癲癇、缺氧性腦損傷、腦幹損傷、新生兒肺炎、低通氣綜合征、肌張力高。"這個孩子的希望不大了,你們多陪陪孩子,看能不能有奇跡。"

我不記得自己是怎麼離開醫生辦公室的,我坐在醫院的走廊裡哭了好久,|剖|腹|產|的傷口抻得生疼。這是我4次懷孕唯一生下的孩子,我真的不想再一次埋掉我的孩子了。"醫生說孩子是有希望挺過來的,孩子現在需要我們,我們不能放棄。"跟我說這些話時,丈夫也哭了。

圖為武藝昕在接受檢查

我第一次見到女兒時,她身上插滿了管子,帶著呼吸機,小手緊攥著拳頭,嘴巴一直嘟著,我給她取了個小名叫嘟嘟。嘟嘟眼睛一直閉著,不知道她是在睡著還是昏迷,我好想抱抱她。"嘟嘟啊,你能聽見媽媽的聲音嗎?媽媽真想看著你一天天長大,答應媽媽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好不好……"我一直握著嘟嘟的小手,無論怎麼喊她都沒有反應,我太害怕了,我怕我們母女的第一次見面就是永別。

圖為簡子會在對嘟嘟說著話

"閨女,你前3個哥哥姐姐都走了,你是爸爸媽媽唯一的希望了,現在你也要走了嗎?你睜開眼睛看看媽媽好不好!"我和丈夫不停地跟嘟嘟說話,不敢吃東西不敢睡覺,孩子的心電圖每次放緩,我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24小時後,女兒終於有了哭聲。所有人都說沒有希望了,我的嘟嘟總算是挺過來了。

圖為簡子會在給女兒吸痰

我們原本以為嘟嘟的情況有了好轉,可是病情卻一直反反復複。跟嘟嘟一起入院的孩子陸續出院了,可是嘟嘟還沒有好轉的跡象,甚至沒有學會吞咽和自主呼吸。來時借的錢花光了,為不讓孩子斷了治療,我一個人守在醫院,丈夫則天天奔波在外四處借錢,家也賣空了。

圖為嘟嘟和夫妻倆

可無論怎麼努力,我們都湊不夠孩子的治療費,親朋好友也被我們借怕了,打電話過去有時就是一陣忙音。走投無路之下,9月7日我含淚帶著嘟嘟出了院。我心裡很清楚,孩子的呼吸不穩定,又總是被痰卡住,回家後可能就挺不過來了,但是我們真的沒有辦法。回家的車上,我看著懷裡的女兒,眼淚不停地往下流:"嘟嘟,媽媽真沒用,我要怎麼樣才能留住你啊!"

圖為夫妻倆帶嘟嘟在回家的路上

回到家中的2個月特別難熬,女兒的呼吸全靠制氧機,加上肺炎一直咳痰,睡覺時也常常被卡住。我和丈夫24小時輪流盯著呼吸機,每隔一段時間就用吸痰機吸一次痰,白天晚上都要有人在旁邊。我們因為沒錢治病,不能去醫院,如果嘟嘟有個三長兩短,我這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

嘟嘟很懂事,每次給她打鼻飼,她就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我。我常常會想,如果嘟嘟是一個健康孩子多好,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媽媽,可現在我連給她買藥的錢都沒有了。嘟嘟是我唯一的孩子,就算豁出命去我也要把她救活。我們照顧著嘟嘟,一邊籌錢一邊打聽著更好的醫院。

圖為簡子會夫婦和嘟嘟

11月23日,我們滿懷希望帶著借來的3萬元錢把孩子轉入了北京兒童醫院。可是入院第2天就把借來的3萬元全部花光了。醫生把我們倆叫到辦公室告訴我們:"想要孩子活下來,需要把孩子現在的病症一對一治療,費用少則50萬,多則無法估量。"4個月來,為給女兒治病我們已經借了30多萬,50萬是我搭上性命也湊不來的數目。

圖為嘟嘟正在接受治療

現在我們又一次被推到了絕境,醫生說如果再次出院,我的女兒活不過60天,可是我和她爸爸已經借不到錢了。錢就是命,如果沒有錢,我就要眼睜睜地看著嘟嘟的生命一點點枯萎。

............................................................................................

希望大家幫忙集集氣,讓寶寶可以和正常孩子一樣健康長大!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我是体内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团团,持续为你带来优质文章。月亮不会奔你而来,但我可以!喜欢我,就点个关注再走呗: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