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遠嫁,83歲阿伯自力更生淩晨5點起床勞作,走4公里路賣菜賺零花,攢下40多萬零花錢:不給兒女添麻煩

菠蘿蜜 2021/06/08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 這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情感空間,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菠蘿蜜,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現在的年輕人,大多為了發展和生活會選擇去往大城市打拼,而留在家中的父母呢?

兒女們不在家或常年不在身邊,只有留守家中,自食其力。而大部分留守老人對於子女外出務工表示理解與支援,認為在家難以謀出路,不過現在資訊、交通方便,外出子女也要經常給父母打個電話,問一下老人身體情況、報下自己的平安。

近日大陸媒體報導了一位阿伯的故事:

他頭髮花白,瘦削的臉龐刻滿了歲月留下的皺紋,面色黝黑,臉上時常掛著和藹的笑容,淡淡的眉毛下,一雙慈善的眼睛炯炯有神,精瘦的高個,佝僂的背影,肩挑一擔青菜,看起來精神抖擻。

賣菜的老人叫彭征定,今年83歲,家住大陸陝西省鎮平縣城關鎮小河村。老人說:現在家裡就剩下他和老伴兩個人,種著兩畝菜地,每天清晨5點鐘下地摘菜,然後擔著擔子到縣城賣菜,一來回要走4公里路,30年如一日,天天如此。

老人說,自己其實並不是陝西人,是重慶畢節人,上世紀六十年代那時遇到三年乾旱,為討生活才流落到陝西安康,這裡有山有水就安頓下來,在這裡成了家,生養了兩個女兒。

可是女兒長大後,婚姻不由人,各自都有自己的姻緣,作為父母也不能多強求孩子,為讓女兒都稱心如意,他和老伴都同意她們遠嫁到千里之外的河北。

家裡人口少了,他和老伴只給自己留下2畝菜地,把多餘的耕地都流轉出去了。他說:種地不在多,要少而精,自己種了多年菜,家裡又離縣城很近,種菜賣菜都很方便,什麼季節種什麼菜,是自己的拿手活。

街上的買菜的居民大多都是他多年的老熟人,知道老漢的菜吃著放心,價格也公道,從不會缺斤短兩,籃子裡的黃花菜、黃瓜、韭菜還帶著清晨的露珠,新鮮的誘人。

他一般到上午九點多就能賣完兩籃子菜,十點多回到家裡,賣個六七十元,好的時候能賣100元(約合新臺幣430多元),把錢交給老伴,他說自己只管掙錢,老婆只管攢錢,一年下來賣菜能掙個兩萬多元(約合新臺幣86000多元)。

說起他這麼大年齡為啥還要種菜賣菜?老人說:身體好著哩,一頓飯能吃6兩米,每天要吃上半斤肉,從家裡到菜場走上十裡八裡都不覺著有啥,權當是鍛煉身體。

80多歲的老人眼不花,耳不聾,聲若洪鐘,帶著重慶口音說,現在生活好著哩,政府發的農村養老金和高齡生活補助每月有一二百元(約合新臺幣四五百),自己還攢下10萬零花錢(約合新臺幣430000多元),想吃啥就吃啥,想睡覺就睡覺,沒有啥要操心的事,兩個女兒要我們去河北養老,我們才不去哩,家裡挺好,不給兒女添麻煩。

彭爺爺挑著兩竹筐菜走在街頭,佝僂的身形雖顯蒼老,但步履依然堅定。從不喜歡給女兒、給別人添麻煩的老人,在村上卻是個出了名的熱心人,不管哪家有事,他都趕去幫忙,不管什麼活兒,他都搶著幹,有人遇到困難向他借錢他都是慷慨解囊。他說:「都是一個村的,能幫就要幫,哪天我一口氣上不來,還不是要麻煩鄰居把我抬上山!」

從小到大,身為子女總是習慣性地向父母索取,有時甚至還嫌他們給的不夠。

子女們總以為能輕鬆得到的,他們得花費多大的力氣才可以。而且很多時候,他們已經給了所有能給的,還在盡力想多給一些。

懂事的父母,像是出於本能,只要子女需要,就能給出所有。

這世間做父母、做夫妻、做子女,都是漫長的修行,而給我們做子女的時間,想來是最短暫的。

我們長大了之後,父母就變老了。

他們開始變得小心翼翼,在我們生活的邊緣遊走,不敢靠近,怕打擾我們,更不捨得遠離。

我們對父母的愛,遠不及他們愛我們的萬分之一。

所以,對待這樣愛我們的人,一定要好好珍惜,不拿尖酸刻薄的話語傷害他們,不因為任性而過分無度地氣他們。

他們給我們包容,我們報以溫柔就好,因為他們要的本來就不多。

願這世間,所有的子女都能好好愛父母,趁年輕,趁來得及。

 

我是體內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菠蘿蜜,持續為你帶來優質文章。月亮不會奔你而來,但我可以!喜歡我,就點個關注再走唄:@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