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嵗失獨嬤勇敢產龍鳳胎,四年後丈夫腦梗,為生計「打7份工」每天「睡3小時」,網嘆:這樣值得嗎

菠蘿蜜 2021/04/19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 這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情感空間,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菠蘿蜜,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一位叫張靜的失獨母,56歲高齡通過試管嬰兒誕下一對龍鳳胎,結果4年之後,

丈夫腦梗倒下了,只留下她一個人獨自承受起撫養的重擔, 

為了生活,她一個人給7家公司做賬,基本上都是淩晨3點入睡,早上6點起床,

每天3小時的睡眠,即便如此,這位失獨母親也是坦言,自己最多只能將孩子撫養至14歲,

之後就各有天命,看他們的造化了,這就是一個失獨母親的真實寫照。

看完盛海琳口中的這個失獨母親例子,令人不禁一聲感歎:

 生也難,不生也難,本應該安享晚年的時候卻又重新緊繃起發條,像年輕人一樣為了撫養下一代而奮鬥,

在為她們拼搏的身影感到震撼的時候,令人感慨更多的是無盡的酸楚和沉默。

無論是盛海琳也好,還是這位張靜失獨母親也罷,在很多人眼裡,

他們的這番「壯舉」令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議,雖然他們在即將安享晚年的時候失去了唯一的子女,

確實令人感到難過和遺憾,但作為一名成熟的成年人而言,

 他們為何要在即將六旬的年紀關口冒險做試管嬰兒生孩子呢?

難道失去一個孩子,非要生下另一個孩子來彌補精神的空白嗎?

作為獨生子女的父母,孩子不僅僅是自己的全部希望,而且是唯一希望,

他們再苦再累都是為了孩子,只要孩子出息有進步,

父母在外面哪怕吃饅頭喝涼水都感到無比的幸福,因為對他們來說,

自己的物質享受真的不算什麼,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夠過得好,

就比他們自己享受物質條件還要感到開心,或許這就是偉大的父愛和母愛吧。

但是這樣帶來一個致命的問題, 父母將獨生子女當作自己唯一的精神寄託,

一旦這個唯一的寄託消失了,那麼失獨父母頓時就會感到生活沒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和希望,

這種人生投資風險就如同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面,本來對於邁入晚年的他們而言,

能看到子女事業有成,成家立業,含飴弄孫是他們接下來的晚年生活,可是當希望破滅以後,

 他們絕望的背後其實就是無處安放的晚年,他們缺少了人生目標。

這位失獨母親在54歲那年失去獨生女後,她一夜白了頭,可是生活還得繼續, 

生孩子看似瘋狂舉動的背後,其實是她個人人生目標的二次重建,

新生兒的出生將她從失獨的悲傷中帶出來,從而成功地替換了原先子女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因此,似乎那麼一段時間,失獨父母又有了繼續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氣。

一邊是失去獨生子女的巨大悲痛,一邊是迫切想再生一個孩子填補人生目標空白的渴望,

在這兩種極端情緒的裹挾之下,人的理智往往也就被淹沒了,在那種衝動之下, 

他們只考慮到生孩子是眼前最大的困難,其實後面的撫養才是永恆的挑戰和考驗。

在盛海琳和張靜的案例中,在他們試管孩子出生沒幾年,他們的老伴都因身體原因導致行動不便,

不要說協助妻子撫養孩子成長,連自理都成了一個難題,壓力的重擔全部壓在了妻子肩膀上,

既要照顧老,還要照顧小,即使她們的意志再堅定,

但身體總歸抵抗不住歲月的侵襲,她們也逐漸感到了獨木難支。

那時候再後悔就是開弓沒有回頭箭了,張靜的老伴因腦梗癱瘓後住到了和前妻生的兒子家,

她自己一個人擔負起一對龍鳳胎的撫養重擔,給7家公司做賬,經常忙到半夜3點,

早上6點還要起來,不要說她是一位花甲之年的老人,就算是年輕人也扛不住這種高壓的勞動強度, 

從這一點而言,根本看不出張靜的堅強豪邁,有的只是被迫的無奈,她沒得選,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完。

張靜的悲慘命運也是給了廣大失獨父母一面鏡子,高齡生孩子就是瞬間的挑戰,

但是後續因自己年老體衰帶來撫養考驗必須要事前考慮進去,

 如果光一個勁考慮自己堅持要生孩子,沒有十足的把握給年幼的子女一個保障,

那麼這是不是對年幼子女的一種不公平?他們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

結果卻因為自己高齡父母的一腔熱血生下了他們,如果他們也有成年人一樣的理性,

相信他們不會願意做自己父母精神寄託的犧牲品,

所以在這裡,那些高齡失獨父母更應該冷靜思考未來突發風險給自己撫養孩子

可能造成的潛在風險,而不是讓自己的孩子成了最終的背鍋俠。

相比于盛海琳殷實的家境,張靜就沒那麼走運了,七千的退休金,兼職7家公司做賬,

每家給她一千,一個月共計也就一萬四多塊錢,因為經濟能力有限,

每一分錢都要計算得清清楚楚,大老遠搭公車去偏遠農村集市,

就因為那裡的魚便宜兩塊五一斤,而且魚買回來還要將魚頭、魚身和魚尾分段利用,不捨得絲毫浪費。

看到那一段描述的時候,內心真的很震動,也感到很一種窒息的壓抑,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相信這位失獨母親不會再生下這對龍鳳胎了吧,

甚至當初在懷上的時候,老伴要求流掉一個的時候,張靜都極力反對,

現在面對現實才發現,一分錢難倒英雄漢,沒有錢她連兩個孩子的基本生活保障都難以為繼,

更不要說提供給孩子更高層級的教育資源了,也正因為此,

 張靜表示自己最多只能供養兩個孩子到14歲,之後讓他們自食其力,

再也無法繼續供養他們上高中和大學了。

想必張靜說出這話的時候肯定是既堅決又痛心,堅決的是她知道自己的經濟實力極限在何處,

痛心的是她無法像其他父母一樣給予孩子正常的教育資源與培養,

因為自己一時的自私和衝動,結果給這對龍鳳胎帶去的或許是一輩子萬劫不復的影響,

作為母親,她眼睜睜看著自己的一對龍鳳胎無法繼續撫養,她的內心應該是有多心痛呀。

看到張靜的生活如此酸楚,本來可以無憂無慮地安享晚年,

結果獨生女的離去給了她第一次重大打擊,老伴的腦梗癱瘓給了她第二次打擊,

而面對無法預知的未來,她感到自己力不從心無法繼續撫養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兒女,

第三次致命的打擊讓張靜感到絕望,但是歸根結底,作為失獨父母,

想要生一個孩子延續自己的生活動力,除了要有高齡生子的勇氣以外,

更多的是需要物質基礎的支撐,這才是對廣大失獨父母的一個警告,

 與其卑微地苟活,讓孩子承受自己自私帶來的後果,

那麼努力地獨善其身走出失獨的困境或許是綜合權衡之下最具性價比的路線,

雖然過程很痛苦,但這是失獨家庭不得不面對和考慮的挑戰,

畢竟養育要比生育更具持久性和挑戰性。

 

我是體內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菠蘿蜜,持續為你帶來優質文章。月亮不會奔你而來,但我可以!喜歡我,就點個關注再走唄:@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