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玉清除了熱衷公益低調捐款,對父母更是傾盡所愛孝順無比,沒見到父親最後一面滿是悲傷:將思念放在心中

獨家記憶 2021/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 最全面最真實的報導,訴説世間五味雜陳,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獨家記憶,用文字勾起你的回憶,帶你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為伊人飄香

愛我所愛無怨無悔

此情長留

心間

這首經典的歌曲《一剪梅》一出,清亮悠揚、深情款款的歌聲便讓人想起了費玉清抬頭45°演唱的情景。從藝四十多年的他,好歌不斷,《夢駝鈴》《長江水》《船歌》《水汪汪》《桃花》《送你一把泥土》《凱旋》《晚安曲》《千里之外》等旋律傳唱度都很高。

就在前天,「金嗓歌王」費玉清向媒體發出了自己親筆寫的告別信,信中表示自己將在2019年巡迴演唱會之後,將正式退出演藝工作。

△費玉清寫下的告別信

在信中,有費玉清的感恩之心:「從17歲踏入歌壇,因為有您的支持與愛護,我才能一路走來順遂。」

也道出了他心中的落寞:「 當父母親都去世後,我頓失了人生的歸屬,沒有了他們的關注與分享,絢麗的舞臺讓我感到更孤獨,掌聲也填補不了我的失落,去到任何演出的地點都讓我觸景傷情,我知道是我該停下的時候了,停下來我才能學習從容地品味人生。」

還有對未來的期許:「即將離開熟悉的舞臺,心中也是萬般不舍,過往的一切一切,我都會珍藏在心裡,作為最珍貴的回憶。 退休後,我想過雲淡風清的日子,無牽無掛,蒔花弄草,寄情于大自然,但使願無違。

原來,那個在舞臺上風趣幽默的「小哥」,心中藏了這麼多痛苦。

網友們紛紛表達不舍之情:

1

1955年7月17日,費玉清出生于臺北,本名張彥亭。父母很早便離婚,但對三個孩子的愛並未減少。費玉清的母親很早就有明星夢,也把孩子們培育成臺灣娛樂界的「一門三傑」: 費玉清的哥哥是臺灣綜藝主持「大哥大」張菲,姐姐則是16歲就進入演藝圈的「東方維納斯」費貞綾。

17歲時,費玉清在臺北「迪斯角夜總會」唱開場,就此出道。1977年,費玉清在姐姐的推薦下,得到知名詞曲作家劉家昌的賞識,與海山唱片簽約,正式開始演藝生涯。 西裝革履,彬彬有禮的費玉清因注重儀錶與形象,被封為「演藝圈公務員」。

對于這一從未改變過的造型,費玉清說:「我覺得演出時穿西裝是對觀眾的一種尊重,當然不同風格的藝人對這方面的理解不同。」

1979年,費玉清演唱了中視連續劇《一襲青紗萬縷情》主題曲,並推出同名專輯。專輯當中的《晚安曲》便是劉家昌為費玉清所創作,成為了海內外華人社會裡無處不在的一首歌。 這首歌在臺灣地區是許多商店、餐廳等公共場所專用的打烊預告曲。

1984年,費玉清以一首《夢駝鈴》獲臺灣金鐘獎最佳男歌星獎。《夢駝鈴》專輯曾經蟬聯華視《綜藝一百》節目流行歌曲排行榜十三周冠軍,這一年費玉清攀登上了個人歌唱事業的巔峰。

兩年後,他又演唱了《一剪梅》的同名主題曲,這時的他不僅在臺灣地區成為著名的金嗓歌王,在內地也打開局面。1981年至1986年,費玉清六度蟬聯臺灣金嗓獎十大最受歡迎歌星獎。1992年,費玉清以一曲《相思比夢長》獲臺灣金鼎獎最佳男演唱人獎。

2006年,費玉清與周杰倫合唱《千里之外》,此作一出,成為「中國風」的經典之作。

費玉清的聲線極具辨識度,颱風也很有個人特色。有人開玩笑說他唱歌聲音是「臀腔共鳴」:讓臀部微微翹起,一隻腳輕輕拍打著拍子,左手不斷向前伸出。

費玉清為人稱道的一點在于謙遜。在2004年的上海演唱會上費玉清曾表示,他能為歌迷唱歌,就是他的榮幸, 不敢說自己唱得有多好,只是和觀眾切磋唱法。

2

費玉清在綜藝主持方面的成就,並不遜色于他的歌唱。

1994年4月起,費玉清和張菲一起主持台視週六晚間綜藝節目《龍兄虎弟》,兄弟倆造就出當時臺灣最受歡迎的綜藝節目,長居收視冠軍。

△費玉清與哥哥張菲

在節目裡,張菲被稱作「菲哥」,費玉清被稱為「小哥」。主持節目時,費玉清經常發揮模仿專長。他曾動作誇張地模仿了鳳飛飛的風情、劉文正的耍帥、周華健帶哭腔的聲音和蔡琴迷茫的眼神。費玉清于1995年、1997年兩度獲得臺灣主持人最高獎項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主持人獎。

△費玉清的肢體語言也十分具有張力

優雅與「汙」並存,是「演藝圈公務員」費玉清的另一面。臺灣藝人評價說「費玉清是唯一一個在臺上講葷段子也不會挨駡的藝人」,因為費玉清講笑話「笑果」十足,但幾乎不採用占對方便宜的方式。同時,這也離不開他潔身自好的公眾形象。

3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路;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

費玉清失去雙親的痛苦,與家人間相親相愛的傳統密不可分。有媒體報導,費玉清的家庭非常重視節日,一家人常常會在家裡吃飯。

△費玉清姐弟三人與父親

他曾在節目中談到過,父母對他的愛深刻至極,甚至感言:「我覺得做父母是無期徒刑……」

2010年,費玉清80多歲的母親因癌症去世,此前,他一直陪伴在母親身邊,殷勤侍奉,悉心照料。母親溘然長逝後,他抱著母親的遺體痛哭失聲。

其實費玉清與舞臺道別,早已有徵兆。

2013年,費玉清在臺北演唱會落淚,說一想起母親去世以後,自己覺得人生變得不再完整,好像失去奮鬥的目標,直到今日覺得自己還沒有走出失去母親的傷痛,自己也變得害怕站在舞臺上,因為它讓自己觸景生情。他情願到陌生城市演唱, 因為在那裡自己不必尋找自己最熟悉的身影,也不會再等待最渴望的笑容。

△費玉清演唱會上談到母親落淚

那一晚他演唱了鳳飛飛的《想要和你飛》,也希望去世的母親能聽到他的思念。

去年,費玉清父親病逝。當時人在外地工作的費玉清未能見到父親最後一面。他以親筆信表示:「 身為藝人,沒有在人前悲傷的權利,我會謹記父親的期許與教誨,積極向上,將思念放在心中」,字裡行間流露對父親離世的悲慟與身為藝人的辛酸。

他的經紀人曾和媒體提起,「每當到父母親的忌日時,他的情緒總會很低落,看得出來特別安靜。」

4

如今,六十三歲的費玉清仍未走進婚姻,孑然一身。

費玉清與真愛曾擦肩而過,在20多歲時認識日本演員安井千惠,1981年雙方在臺灣舉行過訂婚儀式。但費玉清到日本拜見女方家長,對方希望費玉清入贅,這也意味著他需要離開臺灣的事業和父母,這是他無法放棄的。這樁姻緣因此不得不作罷。

一次無奈的錯過,留下的是終生的遺憾。

費玉清在工作中勤勤懇懇,兄長張菲曾說,費玉清把一生貢獻給歌唱事業,「我常跟他講工作成績輝煌,但私下的他卻是一張白卷。」

但費玉清卻說:「世界上的事有好有壞,各有各的壓力和痛。我哥哥有兩個兒子,已經成家立業了,我家有第四代了,對父親也有交代了。」另外,姐姐費貞綾遁入佛門也讓他深受影響,或許他在心裡已默默決定獨自過完一生。

「如果以後不唱歌了,我想為自己創造一個忘憂穀,都是花鳥魚蟲。哦,也可以主持一檔廣播節目嘛,宗旨就是無話不談,專門接收大家糾纏的、奇怪的情感。」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我是獨家記憶,持續為你帶來最優質的文章,共同領略世間的美好。月亮不會奔你而來,但我可以!喜歡我,就點個關注再走唄:@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