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奎安:面噁心善,重情重義,卻沒有得到好的結局

獨家記憶 2021/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 最全面最真實的報導,訴説世間五味雜陳,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獨家記憶,用文字勾起你的回憶,帶你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今天,我們懷念成奎安,不僅僅是懷念成奎安一個人,更懷念的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

2月1日,香港演員成奎安誕辰66周年。

這個名字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他?2009年8月27日,患鼻咽癌的成奎安在浸會醫院離世,年僅54歲。他是所謂的「香港四大惡人」中第一位去世的。成奎安葬禮現場,他的恩師李修賢扶靈,曾志偉主持儀式,百名明星到場,但其中沒有他的同門師兄弟周星馳。

成奎安1955年出生于中國香港西貢區一個貧困農民家庭。他有兄弟五人,最大的是大姐,小時候和四個兄弟睡一張床、一條棉被。每天要靠猜拳來贏誰睡中間的權利,因為靠外邊睡的話,你可能蓋不上被子,冷,甚至,他們連好一點可以禦寒的衣服都沒有。

他的母親靠穿塑膠花貼補家用,一個晚上可以掙2毛錢。家裡房子低矮,而他的個子又高,站直了就撞頭。每天五點,村裡有個水坑,在那裡洗完澡,他就只能去睡覺了,那時候,家裡沒有任何娛樂,因為他們家連燈都沒有。貧困,是他對自己童年生活的最深印象。

當時香港小學的學費是2元,而成奎安家連這2元都拿不出來,最後,13歲的他因交不起學費而被迫輟學,他的學歷定格在了小學五年級。輟學後,因他家離邵氏製片廠不到兩公里,近水樓臺,家中兄弟到電影公司做技術工,也把他帶了入行。他第一份工作做的是攝影組的小工。當時的攝影機非常重,出外景的時候上山下山,需要有人扛,成奎安就是這個苦力,他說自己身體這麼壯,就是這時候練出來的。

第一個月,他掙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筆薪水:60元。他捧著這60元,心裡百感交集,他說:「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多錢啊!」

但做了5年後,每天這樣枯燥乏味的扛道具的日子讓他感到厭倦,他開始對自己人生的未來感到迷惘。剛好有個夜總會招保安,他就去了,薪水是在邵氏扛道具的10倍,即600元。

在夜總會,有一些小姐因養情人欠了公司老闆的錢,老闆讓他們去追債,與女方發生衝突,衝突中他們失手砍傷了人。當時一起去追債的一共四個人,因為成奎安相貌奇特,很容易認出,結果就抓了他一個。員警問他:「你們四個人還有誰?」他說:「沒有,就我一個。」

那一天,他的孩子剛剛出生兩天。

成奎安判刑4年,因在獄中表現良好,減刑為2年8個月後出獄。出獄後,他重新回到了邵氏製片廠,他說:「因為那個年代坐牢真的很苦了,為瞭解決生計問題,我又回到了原來的電影廠,不是每天都能上班的,它是散工,不是長工。散工,25塊錢一天真的很好了。」此時,他遇到了在亞洲電視做武術指導的梁小龍,即電視劇《霍元甲》《陳真》中陳真的飾演者,也就是《功夫》中的火雲邪神。他當時在香港亞洲電視臺做武術指導,他常去成奎安家玩,因為梁小龍和成奎安的哥哥關係好,而且成奎安家住的靠海邊,而梁小龍喜歡游泳,喜歡釣魚,有空就去到成奎安家裡坐,他看到成奎安打散工有一天沒一天,就對他說:哎,跟我當武行吧。

成奎安說我不會啊,當武行要學嘛,要去翻跟鬥,他說他不會,砍人我就會。「沒關係,」梁小龍說,「我叫你來你就來。」于是他就當了龍虎武師,他記得當武行的收入是120元港幣一天。

梁小龍在《霍元甲》中飾演陳真

成奎安面相兇惡,簡直天生就是演什麼惡霸土匪頭子的命,沒辦法,要是請他演許文強也沒人能接受啊。成奎安在接受採訪時講過一個故事,有一次他坐電梯,進來一個小姐,看到他,電梯門還沒關,她就跑出去了,還喊救命。「我也很奇怪,我摸都沒有摸你,喊什麼救命?」成奎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在片場,他記得他的第一句臺詞是:「上!就是上啊!」

此時,他能出演的幾乎就是這種頂多只有一句臺詞的龍套,上去給主角胖揍,然後去領便當,不僅收入極低,關鍵是看不到一點改變人生的機會。

直至1978年,因長相兇惡,他被李修賢發掘拍電影,自此成為演員,開始在電影演出。在跟梁小龍做武行之前,成奎安就已經認識了李修賢了,但他根本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和他一起演電影。

李修賢,張徹的弟子,1973年,成為張徹電影《五虎將》男主角之一,之後,在李小龍去世後,又在《李小龍與我》中飾演李小龍,逐漸走紅。

有一天,李修賢對成奎安說:「我拍個戲,裡面有個角色你來演吧。」一天的片酬是200元,李修賢在片場極為嚴厲,成奎安說:「以為他關照我,原來很慘,天天給他罵。他罵得最多一個演員就是我,蠢!你怎麼那麼蠢啊。應該這麼走這麼走嘛。」

成奎安能忍受,因為他什麼都沒有,李修賢還送他去影視培訓學校上了幾個月課,進修演技,可以說,這幾個月的學習為他日後的演藝生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所以李修賢在片場罵他,他一點都不在意,反而對李修賢感恩戴德,始終以恩師之禮待之。「能吃這碗飯,真要感謝老師李修賢了。」每次聽到有人跟他說李修賢這個名字,他都這樣說。

但是另一個人就不同了,因為李修賢在片場對他說的一些過火的話,他一直銘記在心。他的名字叫周星馳。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大話西遊》結尾時那句經典的臺詞:「他好像一條狗。」就是當年李修賢在片場對周星馳說的。

1983年,成奎安在電影《吉人天相》中首次扮演了「大傻」這個角色。1987年,他在港片《監獄風雲》中再度出演「大傻」,也自此留下了「大傻」這個和他伴隨一生的綽號。因為「大傻」這個角色為他贏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也讓更多的人認識了他,觀眾都不叫他的名字,叫他「大傻」。

成奎安一生出演了600多部電影,特別是在1987-1992年的5年間,他拍攝的電影超過100部,可以說,幾乎沒有一天他有休息過,最多的時候,他同時拍12部電影,在12個劇組連軸轉參演角色,一天他可以拍6組戲。從一個一天60元小工,成了一天最多賺50萬港幣的明星。

多是一些綠葉式的小角色,但他以出色的演技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他的表演極富爆發力,可謂快准狠的典范,幾個眼神表情幾個動作,就能將這個配角刻畫得活靈活現,給觀眾留下極其深刻的印象。可以說,成奎安是港片中經濟適用男的代表,戲份不多,但不可或缺。最關鍵的,成奎安飾演的是反派惡人,可是由他來演繹,卻好像還有一點可愛,你不會討厭他。

他在《英雄本色》《喋血雙雄》《江湖情》《我在黑社會的日子》中都有精彩的演出,成奎安與黃光亮、李兆基和何家駒四人並稱為「香港電影四大惡人」,特別是他在周星馳主演的電影《賭俠》中「投降輸一半」的橋段,惡人,但不失可愛,這樣的銀幕形象,成奎安之後,再沒有人能夠塑造。

李修賢發掘的電影人才,最著名的,一個是成奎安,一個是周星馳,一個是黃秋生。這就是為什麼成奎安會在周星馳的電影飾演角色。

成奎安面相兇惡,但在生活中,成奎安卻是出了名的重情重義,「在圈裡混,最重要的就是義氣」。這是成奎安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

藍潔瑛生活潦倒,常常因為沒錢吃飯而饑一餐飽一頓。是成奎安向藍潔瑛援手,他給藍潔瑛家附近飯店留話,如果藍潔瑛過來,儘管做東西給她,錢都記在自己賬上。什麼叫患難見真情雪中送炭?這就是!

周星馳在《濟公》中借李修緣來諷刺李修賢,又是成奎安站出來,他對此非常不滿,他說:「特別是周星馳,我對這個人很不滿意。當時他什麼都不是,沒有誰認識他,是我老師一手把他帶起來。」當時周星馳已經是天王巨星,想巴結他的人成千上萬,可是成奎安不管,在他的心中,師父對他恩重如山,誰對他老師不敬,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他也要罵。

對這個讀書不多的粗魯漢子來說,這種非常樸素的感情是他做人的準則。

但好人不長命,2004年,成奎安在印度拍攝賀歲喜劇《喜馬拉雅星》,此時他的身體開始出現異常。一開始他沒當回事,以為是在印度水土不服,可是,那一天,他在片場咳血,隨後。他的脖子上開始長出一個瘤。他被確診為鼻咽癌晚期。此後,成奎安開始接受治療,像成奎安這樣一個壯漢,幾次電療之後,5級臺階,他走不上去。最嚴重的時候,有5個星期,他沒有辦法吃一口飯、喝一口水,連吞咽口水都疼,全靠營養液提供身體所需。一個月,他瘦了64斤。

而癌症治療是個無底洞,成奎安30年的演藝生涯雖然也攢了不少錢,但花費也多,他還有兩個孩子要撫養。迫于無奈,在身體有所好轉之後,成奎安只得不斷自降身價赴內地拍戲演出賺錢。

網上流傳著成奎安演唱《忘情冷雨夜》的視訊,張學友唱的是失戀的痛楚,而成奎安唱的是人生、江湖與真情,這滄桑的嗓音令聽者為之動容。成奎安唱得動情,是在追憶自己的初戀和愛情嗎?不是啊,唱的全是人生的感歎啊!

今天,我們懷念成奎安,不僅僅是懷念成奎安一個人,更懷念的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

2015年1月27日,何家駒去世;2019年6月2日,李兆基去世;四大惡人只剩下黃光亮一個人無戲可拍只能拍短視訊。

港片沒落了,內地的影業近幾年如火如荼,可是真正能讓我們像記住成奎安們那樣記住的演員和作品實在是太少太少了。這就是已經離開我們11年的成奎安依舊會被人紀念的理由。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我是獨家記憶,持續為你帶來最優質的文章,共同領略世間的美好。月亮不會奔你而來,但我可以!喜歡我,就點個關注再走唄:@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