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奎安:面噁心善,重情重義,卻沒有得到好的結局

獨家記憶 2021/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 最全面最真實的報導,訴説世間五味雜陳,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獨家記憶,用文字勾起你的回憶,帶你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

 

今天,我們懷念成奎安,不僅僅是懷念成奎安一個人,更懷念的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

2月1日,香港演員成奎安誕辰66周年。

這個名字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了,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他?2009年8月27日,患鼻咽癌的成奎安在浸會醫院離世,年僅54歲。他是所謂的「香港四大惡人」中第一位去世的。成奎安葬禮現場,他的恩師李修賢扶靈,曾志偉主持儀式,百名明星到場,但其中沒有他的同門師兄弟周星馳。

成奎安1955年出生于中國香港西貢區一個貧困農民家庭。他有兄弟五人,最大的是大姐,小時候和四個兄弟睡一張床、一條棉被。每天要靠猜拳來贏誰睡中間的權利,因為靠外邊睡的話,你可能蓋不上被子,冷,甚至,他們連好一點可以禦寒的衣服都沒有。

他的母親靠穿塑膠花貼補家用,一個晚上可以掙2毛錢。家裡房子低矮,而他的個子又高,站直了就撞頭。每天五點,村裡有個水坑,在那裡洗完澡,他就只能去睡覺了,那時候,家裡沒有任何娛樂,因為他們家連燈都沒有。貧困,是他對自己童年生活的最深印象。

當時香港小學的學費是2元,而成奎安家連這2元都拿不出來,最後,13歲的他因交不起學費而被迫輟學,他的學歷定格在了小學五年級。輟學後,因他家離邵氏製片廠不到兩公里,近水樓臺,家中兄弟到電影公司做技術工,也把他帶了入行。他第一份工作做的是攝影組的小工。當時的攝影機非常重,出外景的時候上山下山,需要有人扛,成奎安就是這個苦力,他說自己身體這麼壯,就是這時候練出來的。

第一個月,他掙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筆薪水:60元。他捧著這60元,心裡百感交集,他說:「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這麼多錢啊!」

但做了5年後,每天這樣枯燥乏味的扛道具的日子讓他感到厭倦,他開始對自己人生的未來感到迷惘。剛好有個夜總會招保安,他就去了,薪水是在邵氏扛道具的10倍,即600元。

在夜總會,有一些小姐因養情人欠了公司老闆的錢,老闆讓他們去追債,與女方發生衝突,衝突中他們失手砍傷了人。當時一起去追債的一共四個人,因為成奎安相貌奇特,很容易認出,結果就抓了他一個。員警問他:「你們四個人還有誰?」他說:「沒有,就我一個。」

那一天,他的孩子剛剛出生兩天。

成奎安判刑4年,因在獄中表現良好,減刑為2年8個月後出獄。出獄後,他重新回到了邵氏製片廠,他說:「因為那個年代坐牢真的很苦了,為瞭解決生計問題,我又回到了原來的電影廠,不是每天都能上班的,它是散工,不是長工。散工,25塊錢一天真的很好了。」此時,他遇到了在亞洲電視做武術指導的梁小龍,即電視劇《霍元甲》《陳真》中陳真的飾演者,也就是《功夫》中的火雲邪神。他當時在香港亞洲電視臺做武術指導,他常去成奎安家玩,因為梁小龍和成奎安的哥哥關係好,而且成奎安家住的靠海邊,而梁小龍喜歡游泳,喜歡釣魚,有空就去到成奎安家裡坐,他看到成奎安打散工有一天沒一天,就對他說:哎,跟我當武行吧。

成奎安說我不會啊,當武行要學嘛,要去翻跟鬥,他說他不會,砍人我就會。「沒關係,」梁小龍說,「我叫你來你就來。」于是他就當了龍虎武師,他記得當武行的收入是120元港幣一天。

梁小龍在《霍元甲》中飾演陳真

成奎安面相兇惡,簡直天生就是演什麼惡霸土匪頭子的命,沒辦法,要是請他演許文強也沒人能接受啊。成奎安在接受採訪時講過一個故事,有一次他坐電梯,進來一個小姐,看到他,電梯門還沒關,她就跑出去了,還喊救命。「我也很奇怪,我摸都沒有摸你,喊什麼救命?」成奎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在片場,他記得他的第一句臺詞是:「上!就是上啊!」

此時,他能出演的幾乎就是這種頂多只有一句臺詞的龍套,上去給主角胖揍,然後去領便當,不僅收入極低,關鍵是看不到一點改變人生的機會。

直至1978年,因長相兇惡,他被李修賢發掘拍電影,自此成為演員,開始在電影演出。在跟梁小龍做武行之前,成奎安就已經認識了李修賢了,但他根本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和他一起演電影。

李修賢,張徹的弟子,1973年,成為張徹電影《五虎將》男主角之一,之後,在李小龍去世後,又在《李小龍與我》中飾演李小龍,逐漸走紅。

有一天,李修賢對成奎安說:「我拍個戲,裡面有個角色你來演吧。」一天的片酬是200元,李修賢在片場極為嚴厲,成奎安說:「以為他關照我,原來很慘,天天給他罵。他罵得最多一個演員就是我,蠢!你怎麼那麼蠢啊。應該這麼走這麼走嘛。」

成奎安能忍受,因為他什麼都沒有,李修賢還送他去影視培訓學校上了幾個月課,進修演技,可以說,這幾個月的學習為他日後的演藝生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所以李修賢在片場罵他,他一點都不在意,反而對李修賢感恩戴德,始終以恩師之禮待之。「能吃這碗飯,真要感謝老師李修賢了。」每次聽到有人跟他說李修賢這個名字,他都這樣說。

但是另一個人就不同了,因為李修賢在片場對他說的一些過火的話,他一直銘記在心。他的名字叫周星馳。流傳著這樣一種說法,《大話西遊》結尾時那句經典的臺詞:「他好像一條狗。」就是當年李修賢在片場對周星馳說的。

1983年,成奎安在電影《吉人天相》中首次扮演了「大傻」這個角色。1987年,他在港片《監獄風雲》中再度出演「大傻」,也自此留下了「大傻」這個和他伴隨一生的綽號。因為「大傻」這個角色為他贏得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也讓更多的人認識了他,觀眾都不叫他的名字,叫他「大傻」。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