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女孩家庭重男輕女被親情榨乾,非工作時間悲傷去世,爸媽跑公司要177萬:她弟弟要買房

菠蘿蜜 2021/02/01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這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情感空間,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菠蘿蜜,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性別原罪」這個詞,但是在重男輕女的家庭之中,這個詞語的應用可謂是根深蒂固。

換而言之,它的深層意義是指贊同「性別原罪」的家庭,把培養女孩等同于一種虧本的投資,要不斷的在擦身上深挖出對自己有用的東西,才無愧於自己的「養育」。

而兒子再沒有出息,再沒有基本的生活技能,都是父母心中的頂樑柱,是自己老去之後的唯一依靠,要比女兒強上百倍千倍。

事件中的女孩洛洛,96年出生, 來杭州工作三年,工資好不容易漲到一萬多,長期遭受來自家庭的壓力:

被母親要求買最新款的手機,自己只能用母親淘汰下來的舊手機;

經常被她爸爸借錢;

還要給上大學的弟弟買東西。

事發前幾天跟朋友哭訴自己沒錢了,她生命的最後時刻,銀行卡上只剩3000元。

俗話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不過父母親難免偏愛家中某個孩子。有個23歲女孩每個月都要給家裡4。3萬元花用,龐大的金錢壓力加上親情壓力,讓女孩忍無可忍,後來被發現在江中。不過女孩去世後父母的偏心表現得更加淋漓盡致,他們竟然利用女兒的去世向公司要求上百萬的賠償,只為了幫兒子支付買房的頭期款。

原來洛洛的父母相當重男輕女,即使女兒已經把扣掉基本生活費的所有薪水都上繳,他們仍不滿意,甚至有一次洛洛戶頭裡只剩下7000元(約新台幣30000元),爸爸還要求她拿出1萬元(約新台幣43000元),不足的金額甚至叫她「自己想辦法」。

▼洛洛遭到父母親情壓力。(圖/翻攝自新浪網)

此外,洛洛的工作需要一台好的手機來加分,但她卻窮到只能用媽媽的舊手機,她的朋友透露,洛洛對自己相當小氣,連一雙帆布鞋都捨不得買。面對爸媽各種不公平對待,洛洛心情一直十分低落,更數次出現不好的想法,但爸媽得知後卻只叫弟弟傳訊息詢問,弟弟表示在忙後,此事就不了了之。2019年10月,洛洛被發現去世在錢塘江中,沒想到悲劇發生後,她的父母找上洛洛的公司,要求對方賠償。

▼洛洛留下最後一篇貼文後,在錢塘江中去世。(圖/翻攝自當事人微博)

不過因為洛洛的死亡時間並非上班時間,公司方面是沒有責任的,不過基於對洛洛的情感,公司給了洛洛父母6萬元(約新台幣26萬元),沒想到洛洛父母3天後竟加碼要求公司支付41萬元(約新台幣177萬元),但為何是177萬元這個數字?原來洛洛父母想用這筆錢給兒子當買房頭期款。公司百般無奈下只好找上「和事佬」電視節目組試圖和解,洛洛父母打扮得光鮮亮麗上節目,媽媽臉上還畫著精緻妝容,看起來絲毫不像剛經歷女兒去世之痛的模樣。

▼公司不敢置信,洛洛父母竟用女兒的去世獅子大開口。(圖/翻攝自新浪網)

洛洛媽媽在節目上激動表示,「我的心頭肉,一條人命沒了,就值6萬塊錢嗎?」爸爸也在一旁補充道「我很愛我的女兒」,但卻被發現,他們倆連女兒的聯絡方式和住址都不知道,只不停強調「女兒月薪1萬多」。此事件在網路上發酵,更一度登上微博熱搜,網友們群起撻伐洛洛父母的所作所為,「沒有錢可吸了當然以淚洗面」、「爸爸不知道女兒聯繫方式,不知道住哪裡及上班位置,媽媽用最新款手機,把淘汰的手機給女兒用,女兒19年還在用蘋果6…找女兒要一萬,女兒說只有7000,就全部要走,弟弟關注了姐姐微博,姐姐去世的事情也知道…這不是家人」、「這對父母牛,現在說什麼都行,女兒又不會跟他們爭辯」。

父母總是不自覺地偏向其中一個子女,這幾乎成了非獨家庭的一個定律。即使是父母想要一碗水端平也很難實現,兩個孩子性格不同不是複製品,而人即使是父母也總會有自己的偏好。

阿德勒說:「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癒,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癒童年。」

的確,一個人童年時期留下的心理創傷,就難治癒,也許不會時常顯現,但卻會一直隱藏在心底深處,會像夢魘一樣,伴隨一生隨時開啟。

而那些重男輕女的家庭,父母每一次對女兒的不公平,即使是「隱形」的,都會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刺進了女孩的心裡,隨之帶來的傷害就是一輩子的心冷、無助和自我懷疑。

我想告訴曾經被忽視的女孩子一句話:面對生活要努力、理性,不敏感,要過得比家裡所有人過得都好,同時也要對他們「心狠」一些,不要讓他們肆無忌憚地壓榨你。不念過往,不畏將來。

我是體內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菠蘿蜜,持續為你帶來優質文章。月亮不會奔你而來,但我可以!喜歡我,就點個關注再走唄: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