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5口紛紛病倒,29歲男子撕了自己的化驗單,每天扛12個小時板材,只為救佛門女兒

田園牧哥 2021/01/12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这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情感空间,总有一个故事属于你。我是团团,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在自然面前是多麼的無奈和脆弱。又是多麼的渺小甚微,像路邊的小花,綻放過後被風凋零,被車碾碎,化作塵埃。昨天還是清新的生命,驚豔著這個世界,轉瞬,隨風凋零在滾滾紅塵,如煙似夢。

我叫王新,今年29歲,家住遼寧省建昌縣一小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打工者,我有三個貼心的「小棉襖」。都說女兒都是爸爸上輩子的小情人、今生的小棉襖,她們就是我的整個世界,有她們存在連空氣都是甜的,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她們快樂健康成長。2017年8月,二女兒思彤突然得了白血病,讓我傾家蕩產。兩年時間的治療,眼看就要欠費了,她在病床上念佛經,我聽著聽著,忍不住哭了出來。圖為7月10日北京某醫院。

思彤於2016年在保安寺皈依,法號法號釋常福。生活不公,它總是把那些七零八碎的苦難,降臨到我們這些普通人身上:我活潑可愛的8歲二女兒王思彤因為突然反反復復發高燒,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最後在瀋陽盛京醫院被確診為急性L2型淋巴細胞白血病。這幾個字,初看心痛,再看心驚,那一瞬間,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我的世界崩塌了。

思彤喜歡看書,很愛小動物,她覺得世界萬物都是有生命的, 她從來不吃肉,她很美好,不忍心傷害這個世間任何生靈。機緣巧合,在她5歲的時候被保安寺的一位師太看中,一直跟著我們到家裡,最後拗不過思彤和老師太,我們終於同意思彤剃度出家。思彤得病後,師太很關心她,經常來看她,思彤所在的寺廟在我們鄉下農村,車都進不去。

看著小小的人兒乖乖躺在床上,手上滿是針眼,身上全是管子,淚水、汗水浸濕了枕頭,卻不發出一聲哀嚎,病痛中每天依舊打坐念經,我和妻子忍不住抱頭痛哭。那一份份檢查報告上的數值更是異常的刺目,但是思彤卻反過來安慰我們:「沒有過不去的坎,只有轉不過的彎。」是啊,生活再渺茫,前路再艱難,哭過笑過之後,也能見藍天。

可是上天並沒有聽到我內心苦苦地哀求,反而讓我更雪上加霜:我因為軟骨瘤復發,但是看到初檢結果,我沒有住院再檢查,而是撕碎了化驗單逃出了醫院;妻子因為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經濟壓力,抑鬱成疾,終日以藥物維持生活;老父親血管瘤復發了;老媽的肝硬化要入院。一家人有5口人都病了,生活的困苦就像決堤的江水,衝破了我心中最後一道防線,我絕望了。

我在家裡是做戶外廣告的。我站在30層高的樓頂,每次很想一了百了,但是我又想到家人,沒有我,他們怎麼活?可我堅信人生就像是一杯茶,會苦一陣子,不會苦一輩子。北京人生地不熟,安排好老人家和妻子,我一瘸一拐的來到醫院附近的某工地,開始了我一天12小時的扛板材生活。板材如同生活的壓力,沉重地在我心上,讓我呼吸困難,心跳遲滯,我像一輛超重的車,在上坡時漸漸減慢速度,卻不能停下。

我每天吃饅頭鹹菜,甚至覺得自己吃的饅頭鹹菜都不是錢,而且女兒鮮活的生命。每天拼命攢錢,和醫院的繳費單較量著誰輸誰贏,但是我每次都失敗了,因為思彤的醫療費用太大了,我只好借債,想盡一切辦法刷銀行卡套現,讓思彤的治療能夠繼續下去。如果我倒了,我這個家就真的完了,我急啊,仿佛一閉眼就看到黑白無常站在後面追著我,陰森森地嘲笑:「如果你輸了,他們的命,就歸我了。」

聰穎懂事的思彤,看到我們因為她的病情而背負各種痛苦,就再也不輕易和我們撒嬌了,一個人默默忍受病痛。只有疼到面色青紫,手指腳趾發黑的時候,才會發出一絲微弱地聲音。終於經歷了7次大化療思彤的情況穩定了,我們立馬選擇了出院,靠小化療維持。

思彤還是像在寺裡一樣,不沾任何葷腥。主治醫生說,孩子身體太弱了,不吃肉不能保證營養,建議她吃葷,必須給孩子補充營養。我每次給她做肉,他就哭個不停,餓著都不吃,她說,我和小動物一起死,我絕不吃肉。同時也告訴我們不要吃肉,說吃了小動物,媽媽回家找不到小動物會哭的。於是,我和妻子也開始吃齋。

可是世界卻並沒有善待她,總是揮舞著拳頭把我們打哭。 2018年9月份,在結療的第6個月的一次骨穿,思彤的基因結果變成陽性,又一下子又將我們推到了無底的深淵。我帶著思彤在北京某醫院做了一個大化療,高燒感染的她昏迷不醒,加療一段時間後,2018年11月16日的骨穿結果還是陽性。排山倒海般的失落感一下砸向我,我夢裡仿佛看到黑白無常洋洋得意的樣子。

思彤醒來以後看看醫生,看看門外的我們,微弱地對醫生說:「叔叔,我知道爸爸沒錢,你別救我了,讓我悄悄的去吧,他們太累了,我走了就好了,我往生還會做他們的女兒,孝順他們。」我從門外看到她淡然地閉上眼睛,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渾身微微顫抖。這個傻孩子以為我沒有聽到,其實一字一句都像針一樣紮在我心上啊!

思彤每天在病床上念著往生咒《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求助保佑享現世安樂,得往生極樂。醫生建議我們給思彤生個妹妹,留下臍帶血給思彤移植,這是目前可以為思彤續命的捷徑。我的三女兒,未出生就肩負了重大的使命,2019年6月, 她帶著生的曙光來到了我們身邊。思彤看著妹妹的到來,開心的笑著,我知道她在用力活著。我知道她那麼熱愛這個世界,那麼想活下去。

病友根據經驗告訴我們,骨髓移植加上後期抗排異還要準備90萬元(約合新臺幣389萬)。之前三年的治療,已經花去了80多萬(約合新臺幣345萬多),房子已經沒了,家人已經垮了,日常生計都是舉步維艱。每天12小時扛板材,我扛一輩子也不夠90萬啊!如果讓我因為貧困而放棄治療,看著思彤一點點的被病魔吞噬,我又怎麼能做到?生死之外無大事,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病,窮病,是我這個沒用的父親啊!

上帝和佛祖長什麼樣兒沒人見過,能救人的,只有人。我沒有三頭六臂,也沒有九條命,只有憑一腔熱血朝著認准的方向走去,不至不休。願諸病有情,速脫疾病苦,亦願眾生疾,畢竟永不生。折磨人的,往往不是病本身,而是你不知道何時是盡頭的。我不是藥神,但是我真的想救我女兒!

............................................................................................

希望大家幫忙集集氣,讓寶寶可以和正常孩子一樣健康長大!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我是体内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团团,持续为你带来优质文章。月亮不会奔你而来,但我可以!喜欢我,就点个关注再走呗: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