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歲清潔工慷慨資助37名貧困學子,「30年不添新衣 中午吃素面」,為貧困生學業賣掉房產,對女兒卻"很摳"

菠蘿蜜 2021/05/05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 這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情感空間,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菠蘿蜜,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這是一位58歲清潔工資助37名貧困學子的故事,儘管他每月只有1600元(約7000新台幣)的工資,但他每月都要拿出1/3收入幫助孩子們完成學業。他叫趙永久,居住在瀋陽市大東區的公租房裡,僅五十多平米的屋子沒什麼傢具,一家三口就在很樸素的環境中生活,但在他看來,比之前租的小房間好多了。供暖不錯,租金也便宜。他10多年前有房子,因為看著幾個孩子學業要中斷不忍心,可自己又沒錢,只好把房子賣了。

房子賣了24萬元(約105萬新台幣),除了給老母親留了些之外,其餘的18萬元(約79萬新台幣)都捐出去了。一個下崗工人,靠當清潔工換取微薄收入,本身就是弱勢群體,為何做起慈善了?

原來趙永久15歲那年,父親因工傷去世,母親接受不了這個現實,精神出了問題,他就是在父親工友和鄰居的幫助下長大的,家裡的暖氣壞了,母親發病時把玻璃砸了,都是父親工友們幫助給修好;鄰居們做點好吃的,都要給他送點或把他拉到家裡吃。他們家以前得到了許多好心人的幫助。

趙永久工作後的1985年,看到鄰居是殘障人,要養活一個五六歲的孩子,家裡困難的連買煤氣的錢都沒有。經過苦難的最知道無助的滋味,他默默地把換煤氣罐的活包了,買菜時給鄰居捎一把,直到8年後他們搬走。他一次見到一位山區大學生吃饅頭蘸鹹鹽就是一頓飯,他看不下去了,雖然自己不富裕,但總比孩子生活好多了,於是他從每月100多元(約440元新台幣)的工資裡擠出50元(約220元新台幣)資助孩子,並經常請到家裡改善生活,從此他的慈善之路一發不可收拾。

在趙永久資助的眾多貧困學子中,最小的當時6歲,最大的現在已經40多歲。,他已由每個月資助50元變成200元(約880元新台幣),資助的對象最遠的在北京豐臺,遼寧省內還有康平、法庫、義縣、黑山等地,33年來資助貧困學子近20萬元(約88萬新台幣)。對於他這樣慷慨的捐助,開始妻子肯定不同意,自己家的日子都過得捉襟見肘,哪來的錢捐助呢?他就帶她到山區貧困學子家中走了走。知夫莫如妻。妻子也是個軟心腸,眼圈一紅就默默地給了他財權。圖為他的鞋子。

趙永久對貧困學子很大方,對自己女兒「摳」的都有點不近人情。女兒上國中時,作文好不容易在北京得了一等獎,去領獎需要食宿車費3000元(約14000新台幣)左右。女兒也特想到北京開闊一下眼界,可他覺得,這些錢可以資助好幾個孩子上學,就動員女兒沒有去,而是讓組委會把獎盃寄了回來。女兒當時小很難理解父親的苦心,長大了才知道父親是一種大愛。作為父親他始終覺得對女兒很愧疚,但他確實沒有太多的錢,只能分個輕重緩急。

趙永久幫助貧困學子不圖回報,只要這些孩子有能力後能去幫助別人,他就知足了。他經常接到孩子們的來信,彙報他們的學習成績,每次看到孩子們進步他都能高興半天。他已經把這些孩子當作自己的孩子了,要不他怎能為了孩子們的學業「發瘋」賣房子。雖然他不求回報,但好人還是有好報。去年12月,他突發腸梗阻, 當時老伴不在身邊,幸虧幾個年輕人及時發現他患病,跑去找到醫生救了他的命。對此他心懷感恩,表示康復後繼續做好事。

 

我是體內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菠蘿蜜,持續為你帶來優質文章。月亮不會奔你而來,但我可以!喜歡我,就點個關注再走唄:@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