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舉動不正常!家中「剩飯剩菜」莫名消失,雇主懷疑偷摸跟蹤看到一老一少「誤會消除」:從此多了一個家

獨家記憶 2021/05/07 檢舉 我要評論

人生充滿著期待,夢想連接著未來!每天分享正能量的溫暖故事,願每一道光都能照進你心中。

人活在這個世上,困難很多,辦法也很多,但愛更多!

下麵是一位女士的親口訴說:

我發現家裡的保姆有點不對勁,每次出門買菜,包裡都鼓鼓囊囊的,好半天回不來,食物也莫名就不見了,我起了疑心,決定跟蹤她,看到的一幕讓我心跳加速……

我有嚴重的頸椎病,腰椎病,犯起病來床都起不來,更別說洗衣做飯,操持家務了。老伴就從家政公司請了個保姆。

當這個叫小夏的保姆叩開門的時候,給我的感覺很好。三十二三歲,紮著馬尾,笑容溫和又有些拘謹,從內到外透著清爽。一看就是踏實做事的人。

試用的第一天,小夏很合我的心意。我告訴她我家飲食清淡,她做的菜都很合口味。我就把她留下來。

接下來的日子裡,她每天實實在在的幹活,從不偷奸耍滑,家裡收拾的纖塵不染,一日三餐安排的妥妥噹噹,少言寡語,不笑不說話,很沉穩內斂的姑娘。

可是,時間長了,我發現,這姑娘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姑娘很沉默,有時候悶了,想和她閑聊個天都聊不起來。她的眼神憂鬱而沉重,沒有這個年齡段年輕人的靈動和朝氣。

而且,小夏不嫌麻煩。中午,晚上分別要去買兩次菜,說是現吃現買新鮮,可每次出去,裝菜的布袋總會鼓鼓囊囊,有時剩粥剩菜我再去找就找不到了,每次買菜都需要很久,她說貨比多家,才能物美價廉。

一次,朋友打來電話閑聊,說起保姆,朋友提醒,生活背景太複雜的得注意,吸取保姆縱火案的教訓。朋友這麼一說,我的心一下子收緊了,我開始有意識的留意起小夏。

一次午飯前出去買菜,她前腳走,我後腳就跟了出去。我覺得自己有點陰暗,但是,我也想證明給自己小夏的可靠。

走進了菜市場,小夏很快買了點菜就朝附近的城中村走去。七繞八拐來到了一處平房,掏出鑰匙開了門進去。我聽到她急切的招呼著:「妞妞,餓不餓?媽,我回來了,馬上吃飯。」

「媽媽」一個稚嫩的童聲傳來,帶著嬌嗔和喜悅。

「一晚上沒見,就想媽媽了啊?早晨給奶奶拿水吃藥了沒?」

「吃了,媽媽,奶奶上午尿褲子了,然後,,奶奶哭了。」女孩囁嚅著說到。

屋內一片沉默,我也無心再聽下去。屋內的對話要我有些揪心,這是什麼狀況?小夏的情況和職介所說她的家人都在山西老家有出入。

一個多小時後,小夏回來了,笑著和我打招呼:「阿姨,今天的魚很新鮮,午飯有清蒸魚。」

午飯後,我拉著小夏的手坐在了沙發上:「姑娘,你踏實勤快,各個方面阿姨都很滿意,你覺得阿姨這個人怎麼樣?」

「你和叔叔人都特別隨和,對我也好,怎麼了阿姨?」小夏看我這麼鄭重其事和她談話有點緊張。

「姑娘,既然我們有緣走到了一起,又這麼投脾氣,是不是應該以誠相待呢?看到你有些心神不定,剛才我跟著你去了菜市場。有需要阿姨幫忙的嗎?」我開門見山的說。

很顯然,小夏慌亂的看向我,眼圈紅了,低下頭,雙手緊握在一起。

沉默了一會兒,小夏深深的呼了一口氣:「對不起,阿姨,我沒說實話,我離婚了。前夫拋下我和四歲的女兒帶著一個女人走了。婆婆一股火上來中風半身不遂,我在小區附近的城中村租了一個小房子,婆婆和女兒住在那裡。現在的情況就是一老一小相互照應,我中午,晚上把家裡吃剩的飯菜拿給她們吃,早上她們就把晚上剩下的飯菜熱一下吃。」

小夏的眼淚簌簌而下,她哽咽著說不下去了,我心疼的把紙巾遞給了她。她平復了一下情緒繼續說:「阿姨,我不想瞞著你。但是,我怕你覺得我照顧一老一小分神,靜不下心來幹活,家裡的剩菜剩飯,我也沒爭取你的同意,都拿給她們吃了,我不敢和你說,我怕你不用我,我需要這份工作,我得賺錢養活女兒和婆婆,我每月可以少要工資,你千萬別不用我!」

「姑娘,在法律上,你已經沒有了贍養你前婆婆的義務了哦。」我說。

「公公去世很多年了,婆婆把兒子養大吃了很多苦。現在兒子也不管她跑了,我要再不管,她就沒活路了。婆婆覺得她兒子對不起我,她又成了我的累贅,前段時間還自殺過,幸虧我發現及時。就沖婆婆把我當親閨女看,她兒子打我的時候,她拚命護著我說:『你要打我閨女,就先要了我的老命。』我就沒辦法扔下她不管。」

回憶往事的痛,要小夏淚如雨下。我把這個可憐的姑娘摟在懷裡,也跟著掉眼淚。這是誰家的女兒啊,受的這罪父母得多心疼哦!姑娘的有情有義,坎坷的境遇,肩上沉重的擔子,讓我的心疼的一陣痙攣。我沒辦法無動於衷,坐視不理。

我門能做點什麼呢?最後和老伴商量決定:要小夏一日三餐做好給祖孫倆送過去,多兩個人就是多兩雙筷子的事。三口之家家務也不多,我就是小痛小癢,也能和小夏分擔著做。平時她可以多回家照顧她們,孩子需要媽媽的陪伴,婆婆生活自理也困難,她們比我需要小夏。小夏女兒也親熱的叫我們爺爺奶奶,就當親戚走動吧,正好我也沒女兒,人在困難的時候搭把手,很快就熬過去了。

我們和小夏親如一家相處快六年了,她們帶給我的快樂和溫情,比我給予她們的多得多。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